refrigerator不是冰冻的

肚子唱歌,用脚画画
喻文州王杰希证婚人
主 喻王
会吃无差或王喻
总之很希望两位在一起(●°u°●)​ 」

21世纪快乐网上冲浪 别撕

【王喻】樛木-13(end)

码着

不与: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07 / 08 / 09 / 10 / 11 / 12


7k5字略长


13


喻文州去联盟交表格,说起这表来也很好笑,那天打完比赛,冯主席贼兮兮地喊了他一声,喻文州看过去,正笑着打招呼,冯宪君摇了摇头,让他别太大声,然后招了招手。


喻文州不明所以,跟着他进了办公室,然后就看到冯宪君坐在桌子后面伸手往下面摸啊摸啊,半天没摸出个东西来,嘴上说着:“你等着啊,我给你看个……”


“宝贝?”喻文州一不留神顺口接道。


冯宪君掏出一张表,重重拍在桌子上,《中国国家队队长资料表》。


在看到喻文州犹豫的神情露出来的瞬间,他开口解释道:“不止你啊,王杰希也填的,不过就你两个,到时候应该在你俩之间二选一。”


喻文州点点头,没什么意见。


他拾级而上,看到叶修倚在桌子边抽烟,看见他招呼了一声:“文州。”


“叶领队。”


叶修接过他的表格,往抽屉里一塞:“想问王杰希?”


“王杰希说他不来交表了。”


喻文州点点头,不来也好,要是王杰希再对他摆出一副亏欠的温柔,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叶修放完,抬起头来:“你挺合适的,冯主席很放心。”


喻文州笑道:“前辈现在也要打官腔了?进入角色挺快。”


叶修熄了烟:“看你状态不好,意思意思一下。”


喻文州笑了笑,大方承认了:“竞技状态没下滑就行,也没什么空间下滑了您说呢。”


叶修抱着胸看他:“喻文州,有时候都不知道你活这么明白是好还是不好。”


“自然是好的,这么明白地活过了谁还想再糊涂地将就,累一点也认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站直身子:“走吧,出去吃饭。”


 


他是状态不太好,因为连续休息不好的头痛,上飞机之前找队医开了点止痛片,煞有介事地装进放着褪黑素的瓶子里,十分没理由。


下飞机一群人找他要褪黑素,他就倒在瓶盖上一人发了一颗,倒时差倒得还挺顺利,他去查房的时候也没见谁痛苦得该睡的时候睡不着,该醒的时候醒不了。就是吵,他都忍不住很想去跟唐昊和孙翔说,两个人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你们就乖乖别吵了,但是两个人看到他一脸笑容地倚在门口遮住光线就住了口,孙翔还想说话,望着他哦了一声,回去睡了。


没那么可怕吧。


他竞技状态没话说,向来不被任何情绪影响,刚开始叶修是还是有点担心,打完一看过来跟他说了一句,还可以嘛。


自然是可以的,止痛片都快吃完了。


途中主办方发了些礼品,堆在阶梯会议室里,叶修守着,等人来领,他还要去别的地方交一系列表格,进去领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坐在中间座位上,看了他一会儿说道:


“有必要嘛,吃个药还要放在褪黑素里混淆视听,你是想躲谁呢。”


喻文州笑了笑没回答。


“搞这么复杂,不能是想躲我吧,也不可能是张新杰,他看到你黑的白的药混在一起不抓狂才怪,更不可能是肖时钦,我都怀疑这个主意是他给你出的,你要是想迷惑他怎么会用这种办法。”


喻文州想打断他。


“原来是为了王杰希?”


没打断的后果,喻文州很无奈:“我吃个药躲着王队干什么,前辈别瞎猜了。”就是,他干嘛要这么小心翼翼地避开他,如履薄冰地控制着情绪,又郑重其事地为难自己。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问问本人。”他指了指外面。


喻文州错愕地看了一眼,看到王杰希就站在门口,好像已经站了多时。他拿完自己的东西往门外走去:“你们先聊,我去交表了。”


错身的时候王杰希皱着眉头拉住他的手腕,但又仿佛忌惮叶修在旁边听着,沉默了一会儿跟他讲:“你等我一下。”


王杰希动作很快,但是出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喻文州人影,侧边吸烟室的门零零落落地开着关着,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听他噼里啪啦全部推开来看,喊了他一下:“卧槽王杰希,你人生三急啊?弄那么响做什么,我告诉你那里又不是厕所,傻了吧不是。”


他终于在推开最后一扇门的时候看到了喻文州,正望着窗外抽烟,看他开了门,像是才从自己的思维沉浸中拔出一点清明,咳了两下招呼了一声,王队。


王杰希伸手将他指尖夹着的烟拿下来扔掉,是以前王杰希经常抽的那个牌子,很呛人,味道无比浓烈。


喻文州就看着他摁在烟灰缸上反复捻灭,像是在仔细地辨认一本书上的内容,而不是在灭烟。


他倏然抬起头来,问道:“你怎么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才明白他问的是止痛片的问题。


“没什么,老毛病,你以前……”他笑了一下,赶紧打住,“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王杰希没听他说话,突然弯下腰帮他拍干净后腰处不知从哪儿沾的白灰,喻文州看着他的发旋,看了一会儿,笑起来说道:“王队一向温柔。”


没头没尾的,语气一点也不暖。


王杰希站起身,手按着他翘起的嘴角,像是这个笑容太刺眼,让人不舒服。


他手的温度把喻文州贴得后退了半步,外面炽烈的太阳光照射进来,竟然让人有点头晕目眩,他抬腿往门外走去,结果被王杰希一把拉住:“做什么。”


喻文州稳了稳重心,皱了眉,转身却是把王杰希推到墙上,摁着他的肩:“应该我问王队才是,你要做什么?”他眼睛眯得狭长,是难得一见的带着狠劲。


王杰希看着他突如其来的凶狠语气,看着他整个人从一丝不苟到裂出细小痕迹,似乎能一窥其中的汹涌波涛,但不待看清,马上又恢复了原状。


“抱歉,王队想做什么不是我能管的。”他放开王杰希,笑容一半被阳光吞掉而变得模糊,习惯性去摸左手的手表,“当然我想做什么王队也不是那么愿意知道。”


连领奖台的灯光都太过耀眼,人声鼎沸的赛场喧闹声逐渐变远,楚云秀拍了拍肩:“一连就是坐着十几个小时不挪窝儿,膀子疼,太不养生了,回去要不要去爬山啊。”


她转过头又问王杰希:“B市有什么山可以爬的,要高点的,两三千米,我们住两晚。”


王杰希看了她一下:“你对华北平原的期望太高了。”楚云秀撇了撇嘴,但其实还是有,只是隔着险地又在边界,“X山吧,不高。”王杰希说道。


当晚的酒宴全都盛装出席,主办方派发了西装和礼服,有国外选手路过看到苏沐橙和楚云秀,都睁大眼睛惊讶地表扬了几句。


喻文州帮黄少天弄好领结,他自己的是浅灰色加粉色细条纹,领带是深灰。


王杰希就是很端庄的黑色,也带着灰色的细条纹,领带是深山中的植被绿,深得像墨,喻文州越过黄少天的肩,看了他一会儿,直到黄少天忍不住说道:“队长,好没好啊。”


“好了。”他站远了一些,远处的人影在瞳孔里不再聚成焦点。


黄少天去用他那夹杂着粤语的英语跟人套近乎,竟然聊了能有十分钟,喻文州端着红酒应付来往的选手,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国队的队长,出于礼貌也来打了一声招呼,等各个队伍都轮过一遍,他觉得自己有点喝多了,昏昏沉沉的,眼神都有点恍惚,他去找了黄少天,没找到,跟叶修说坐那边休息会儿,等会儿喊他,然后撑着找了个座位,靠着桌子就想趴着睡会儿。


在眼睛闭上的那个间隙,他看见向他走过来的一道人影,笔直的双腿停在他面前,来人蹲下,伸出手来触碰他额头,喻文州笑着,像是想起什么,时间线和记忆都已经混乱,他泛起藏匿已久的温柔化水,全吐露作唇间低语,字字柔情带蜜意,牵扯出眼睫半搭间的光芒永昼,语气安定温和,都是暖:


“杰希。”笑容如旧。


 


他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王杰希,可能是太想了。


 


14


醒过来的喻文州坐在飞机上用毯子盖住双腿,大部分人在睡觉,他借着头顶的灯光摊开一本小说看了起来。当真是要去爬山,这个季节B市少雨,山上倒更凉快,休憩一天准备第二天出发,结果喻文州半夜接到短信,让他第二天把世邀赛的资料送到联盟去,这一来一回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大家都在等他了。


“喻队,最后一个到啊,大家等你三刻钟了,接受惩罚哦。”楚云秀看他过来招呼道。


喻文州也很过意不去,答应得爽快:“没问题。”


“第一个到山顶的人可以跟喻队提个要求吧。”


立马有人响应:“让喻队掏钱包也可以吗。”


“可以。”喻文州说道。


“啊那我去借双滑板鞋。”包荣兴举了手,他正巧最近在B市,跟过来玩,像孙哲平,也一起过来了。


“上限两千好吧。”楚云秀设了个限。


喻文州点点头。


大家兴致更高了起来,一路往前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脚下不停,但也没有刻意争第一,估计想着也就是喻文州请一顿饭的事,谁第一不是一样的。


枫叶还没有变红,是郁郁葱葱的仲夏景色,踩在台阶上令人雀跃,女生体力是要差一点,走了一会儿问道:“有个卖莲子粥的,吃不吃?”恰也快到饭点,旁边奶油炸糕的香味飘出来,一群人都蠢蠢欲动,大部分人都点了头,剩下一部分人说等会儿,绕去各种小道找寻未知的惊喜,王杰希依旧往上走着,楚云秀喊他:“王队,不吃?”


王杰希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冲锋衣的兜帽划出一点弧度:“不了,你们吃吧。”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踏风雪的时候像踏青,履平地的时候却又是这股义无反顾的样子。


黄少天用只有他和喻文州听得到的声音嘟囔:“不是我想的那样吧王杰希,他不是想争第一吧,做什么啊,走到山顶面容冷酷地跟队长说我要订婚了马上有孩子了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搅我?唉哟。”喻文州敲了他一下:“回去把云秀给你的电视剧都删了。”黄少天小声说:“本来就是。”他伸长脖子喊道:“哎孙哲平,我们打个商量啊,包你不吃亏。”


喻文州缀在大部队不远处,跟着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有好些人到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在说着话,他左右望了望没找到想找的人,又仔细环顾了一番,才看到远处有人倚着树干抽烟,微低着头栗色的刘海随着风飘动,阳光擦过他挺立的鼻尖,有光斑在衣服上晃动,远远望去,像隔着玻璃和水,他困守深海。


楚云秀问:“谁第一啊。”


“大孙啊。”张佳乐拍了拍孙哲平的胸口,说出了他提的要求:“喻队就背着黄少天围着山顶跑一圈吧。”


“喂张佳乐你又搞事我不认啊又不是你第一,我跟孙哲平约好的哦不呸呸呸,孙哲平你说。”


“吃饭呗,全聚德啊。”


“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黄少天当即拍板,皆大欢喜。


“坐坐下山吃饭啊。”


孙哲平边走边回答张佳乐:“差一点,就几步,我到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下,他还挺错愕,最后几步一直没踏上来,跟摁了暂停似的,图什么,微草跟蓝雨关系坏成这样?”


可能只有喻文州发现他脚踝受了伤,也就一小块地方肿了一点,他还是看出来了。


“队长,明天下午的飞机回G市啊,我跟你说出来这么久我还挺想吃肠粉和虾饺的,回去吃怎么样。”


喻文州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孙哲平没让喻文州全出完,毕竟两三桌,微草有几个人也过来一起吃饭,最后是他俩和王杰希平摊的。


楚云秀举着杯子:“下个赛季一起努力啊。”


 


喻文州去药店买了一瓶云南白药喷雾,付钱的时候脑中就响起孙哲平的话,图什么。


图什么,他坐在王杰希家楼下,就是他曾经带自己回去过那里,也不上去,望着那层楼的一点点光,找了个上面看不到的视角,一直坐到夜色浓郁。


燥热被夜风吹干,换来一点凉爽,他坐着坐着觉得自己举动太无聊了,起身去便利店买东西,便利店的好处就是灯够亮,货架够紧凑,看着就觉得万家灯火有自己一个,茫茫众生不算孤独,他转了一圈,拿了瓶水,准备去结账的时候听到前面传来王杰希的声音。


“一包柔和七星,谢谢。”


“身份证。”收银的女孩子估计是新来的,有些死板,刚才对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也要看他身份证。


王杰希一直沉默,最后才说:“没带。”


“没带不能卖呃。”


喻文州能猜想得出来王杰希皱着眉头的样子,他本来不准备出去的,只是想了想,又觉得忍不住。


“用我的吧。”


他伸手把钱包递过去。


王杰希就看着他,一直没接,他下巴长出了一点青的胡茬,眼睛深邃,看起来也是不太好,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自己走上前去,把钱包打开,拿出身份证。


带出了身份证背后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王杰希歪着头靠在沙发上浅眠。


喻文州手僵在半空中,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夹起来,他放下手解释道:“好久之前的,竟然还在,正好你就收着吧。”王杰希抿了抿嘴唇,身份证订酒店要用,订机票要用,照片就放在背后,怎么可能是“竟然”还在。


拿着烟他俩一同出门,都有点相对无言,又一起开口:


“订的酒店就在附近。”


“我家还有你的一点东西。”


喻文州停下来,听他说完:“你上去拿吗。”


他得承认,王杰希很清楚他的痛点。


喻文州跟着进去,发现沙发上仍旧保留着之前买的鱼,怔了半秒,低头换鞋,王杰希带他去了卧室,上次有一件外套和裤子换在这里,另外还有些小东西,他让喻文州自己随意收拾,然后去了书房。


喻文州蹲下来看自己留在这里的痕迹。


有些装饰品,毛衣链、手表还有笔记本,他翻开看自己以前写的,不是战队的事情,这个笔记本专门写来B市要做的计划,比如逛烟袋斜街,去元宵灯会,吃炸酸奶,尝尝豆汁儿,去博物馆,或者躺一天,看复盘,分析比赛,试着做饭。


前面都能加上一个前缀:和王杰希一起。


他啪地合上,像应和似的,卧室门砰地一下关住了,灯突然熄灭,停电了,他站起来想出去看看,却听到隔壁猛地打开门,走了几步,大门也被打开,却没有被关上的声音,有人出去,走的楼梯。


喻文州打开门,发现大门的保险锁被用来卡住防止被风吹来关上,应该是王杰希太急来不及找钥匙,就用了这个办法。


他走到窗前,王杰希去了哪里,下去检查电表?过了一会儿看他从楼梯间跑了出来,往前几步左右望了望,然后停下来,目光望着长路的尽头没再动,盯着远方的车流,路灯拉长他的睫毛,远处的喧嚣化作他眼里的一股怅然,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压住他眉头,像是要盛满溢出。


喻文州想,他在找谁,怎么这么难过。


他走到门口,等王杰希回来,他脚步声缓慢而又规律,走了很久,才拐个弯,又走很久,像是不愿回来,他缓缓拉开门,在进门的一刹,难掩脸上的惊诧,站着半天没有动静。


哦是在找我,喻文州想。


在那一瞬间喻文州觉得王杰希会走上前来抱着他说幸好,但是他没有,他以为王杰希会解释突然的结束,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看着他,问他:“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


喻文州也遏制住自己上前的冲动。


“王队。”他眼里映出光亮,光亮的中间是王杰希的人影。


这么多年逆水行舟,虽觉得难不觉得痛,遇过礁石也绕过远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漏过水灌过风其实并不是那么从容。


有幸遇到王杰希,都还太年轻,不知道怎么相处,看似聪明实则笨拙,面对未知也只有一路摸爬滚打,方法不对曾满身荆棘,为一些小事辗转反侧,怕这怕那担心绷得太紧会断,空得太多会松,苦点累点不算什么,只要经历过都是甜的。遭受过质疑身负过谩骂,四赛季五赛季都一路挺过来,哪里不能忍受想联系的时候打不通电话或者人群背后小心翼翼牵手,但汪洋大海人若浮木,千万条路一旦分开再不碰头。


“王队想一意孤行扛着不说,我却不想在你受伤的时候只能买瓶药坐在楼下不敢上来,犹豫半晌微信还在草稿箱里,却不能理直气壮地拥抱你,问你是不是痛。”忍着看河流的两端各自腐朽地灿烂,看你踽踽独行却不能给你一双手。


“嗯。”


喻文州听到他嗯了一声,摁着他的后颈将他拥入怀中。


“很痛。”




不是没在深夜独自坐在训练室里面对屏幕,应对战斗考虑队友孤独的时候硬生生承受,都这样过了好几年才想起那时候不过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习惯了撑着扛着,也不曾奢望过在横冲直撞后,还有人等在路口,怜惜他的羽毛理解他的付出,等着他一起从石缝间光秃的樛木,在年岁的波涛中爬满葛藤开出花朵。




-FIN-bing bu shi-




他靠着墙在黑暗中捧住喻文州的脸。


这个人怎么还能这么固执。


“因为相信王队。”他像是看出来了王杰希的疑惑。


王杰希低头吻他,逮住他的手腕,提了起来。


“所以这又是什么。”喻文州手里拿着一副手铐,就是之前他送的那副。


喻文州笑了笑:“手铐啊。”


“Plan B吧。”王杰希揭穿他,“相信王队?要是我不松口,喻队大概是准备了不少后招。”


“哎王队说什么,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王杰希点点头,在他准备拷在自己手腕上的时候一把抢过来,把喻文州推向沙发,他失重下落表情带着一丝惊吓,王杰希支着腿接住他。将他双手拷在沙发扶手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要不是手没法动,喻文州想给他鼓个掌。


王杰希坐在他的胯上,将他衣服推上去,从他的小腹打量到胸口。


“王队再这样看我,我要硬了。”


王杰希慢慢将自己的衣服从头剥下,露出一身匀称的肌肉,窗外的月光和灯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喻文州把他身体看了个清楚。


王杰希摸了摸他下体的鼓起:“已经硬了。”




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总会回归到开车




-FIN-这是真的-




*


完结了!万般感慨,非常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不然我真的可能写不完!写的很烂但大概也在慢慢进步吧,竟然有两个月了啊我真是写得太慢了!但是真的忙,好多地方都是在外面用one note写的()所以有点粗糙(跪下,回头看了看还是好多没表达出来,其实是我野心太大了,不然早就可以完结了。


想过为什么要写恋爱后因为恋爱本身就是痛苦。王队的感情是极度内敛而自控的,他习惯了一个人扛,如果他都控制不了那便是太过满溢,这一系列退避也就如同爱是想触碰而收回的手()。


而喻队则是向来不留退路,他习惯背水一战主动出击,他这个人其实很倔的,很难能让他中途退却除非真的幻灭,不然他会随着柴灰里的星火卷土重来。所以这对结局肯定是非常圆满的。


个人理解,还想写点什么但是没时间了!谢谢大噶!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