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rigerator不是冰冻的

肚子唱歌,用脚画画
喻文州王杰希证婚人
主 喻王
会吃无差或王喻
总之很希望两位在一起(●°u°●)​ 」

21世纪快乐网上冲浪 别撕

【王喻】GND (上)

码住

您猜:

上次停的位置不太合适,索性删了加上这次的份重发了,感谢之前点心心的各位w




GND【王喻】(上)


王杰希上船的时候天气就不怎么好,远远近近尽是一片阴云,待船靠了岸,果然还是飘起了细雨。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王杰希早就习惯了半年不见雨水的日子,在美国的这些年,身处的城市干旱程度比之北京更胜一筹。或许是因为十月的雨水在他看来是个稀罕物,所以此刻尽管身无一件雨具,连外套都是吸水的纯棉风衣,王杰希对这顺风刮来的绵绵雨丝也不见半分负面情绪,在周边旅客的抱怨声中淡定地拖着随身行李箱下了船。


在踏上这个小岛之前,王杰希就已经远远看到了他要找的人。他事先没看过喻文州的照片,也没听对方形容过长相,但是当他一眼看到那个独自站在码头撑着把黑色直柄伞的瘦高男人的时候,就知道这多半就是喻文州了,他之后要相处两周的民宿主人。


这边王杰希一下船就迎着喻文州走去,喻文州似是也认准了王杰希,撑着伞快步走了过来,待两人都站在伞下的时候,喻文州向王杰希伸出手,“王先生?我是喻文州。”


王杰希快速地回握住了喻文州的手,报上了自己的全名。


喻文州的车停在离码头不远的停车场,步行过去的路上他没主动提出帮王杰希拖行李箱,但是他伞打得很稳,几乎没什么雨水打在王杰希身上。虽然身处日本,喻文州提供的却不是殷勤的日式招待,可能因为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可能因为招待的是中国客人,也可能因为对象是王杰希这样的客人。王杰希猜想这次挑选的民宿大概会很不错,在他眼里舒适的服务不是越多越好,而是提供他刚好需要的。


喻文州的民宿是一栋二层的独栋小楼,从码头过去车程也就十分钟,喻文州一边开车一边和王杰希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房子原是岛上一位老人家的,因为决定搬去京都和儿子一起生活,于是就长期租给了喻文州,随他改成民宿打理。喻文州两年前左右接手了这栋屋子,花了大半年装修布置,真正作为民宿也就一年出头的时间。


王杰希来之前还挺好奇一位同龄的单身男性打理出来的民宿会是什么样子,不过当他见过了喻文州然后再看到民宿时又觉得情理之中。这间民宿很符合喻文州的气质,整洁,清爽,暗藏很多小心思。王杰希之前在国内外旅游的时候也住过一些民宿,虽然建筑本身都是民宅的样式,但是内部的布局摆设难免感染酒店的临时感,喻文州的民宿却没有这种感觉,从公共空间到客房都有些别致的摆设,一看就不是批量买来的,反倒是像主人从各处搜罗来的,客厅的茶几上还摆了很多日式点心,甜口的偏多,看来是喻文州自己的口味。


在网上沟通的时候喻文州就和王杰希提过客房可选一楼或二楼,王杰希选了二楼的房间,没想到喻文州自己的卧室也在二楼,面对面位于走廊的两端,感觉倒像是同居室友。喻文州想着王杰希要在岛上住两周,应该不会急着把为数不多的几个小景点在头两天就逛完,于是也没忙着介绍周边的路线,把室内的设施大致指了一遍之后,打算就随客人自行休息去了。


王杰希前一天下午的飞机到日本,飞行时间本就不长,今天又是睡足了才坐渡船上岛,这会儿倒不怎么累,但是因为早饭只在酒店里应付了些麦片牛奶,此时胃里有些空落落的,需要些温热的食物,于是王杰希问喻文州周边有没有推荐的餐馆。


喻文州看着窗外似乎又大了一些的雨势,略有些抱歉地说:“这附近多是一些居酒屋,晚上才营业,唯一一家提供午餐的餐厅今天正好定休,刚才在码头那倒是有几家不错的店,是我忘记问你了,”喻文州停顿了一下,望着厨房的方向接着说,“要是不介意的话今天午饭也可以和我一起吃,我厨艺一般,但是用现成的咖喱块应该不会出错。”


要说喻文州的民宿有什么明显的短板的话,那就是不提供餐食,因为岛上的餐饮选择有限,大多当地人经营的民宿都提供一泊二食的选择,而且普遍水平不低,正餐都是大大小小十几碟的规格。王杰希本就对日式料理不热衷,即便是出来放松旅游也不想每天在吃饭这件事上消磨太久,所以没把这当作什么问题,想着在外面找家店随便应付着吃就行了。眼下既然喻文州主动提了,王杰希也确实懒得冒雨出门,于是欣然接受了民宿主人的招待。


喻文州估摸着现在开始处理食材大概也要半小时才好,和王杰希打了声招呼就一头扎进厨房忙活了起来。厨房的面积非常有限,虽然王杰希不介意打下手帮忙,但是似乎没有合适他的位置,于是他索性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算换身居家服休息一会儿。


房间是西式装潢,床不大但是高度和软硬都合适,被子也蓬松干燥,看来不用担心睡眠质量。朝南的窗台底下有两个单人沙发和一个矮桌,王杰希把笔记本和充电线等从行李箱中收拾了出来,连上Wi-Fi后查起了邮件。和前任雇主的交接工作做得似乎不错,自己离职之后并没收到过后续的问询邮件,收件箱里只有几封广告邮件,王杰希扫了眼标题就全部一键已读了。出发之前王杰希纠结过要不要带上笔记本出门,毕竟目前自己是无业闲人一个,没什么非处理不可的工作,行李也是越精简越好,但是一想这次出来的时间比较长,没有笔记本总有些不放心,所以最后还是带上了。


查完邮件后王杰希没什么事,把笔记本合上放在一边,陷在沙发里欣赏起了窗外的景色,说是景色多少有些抬举了,喻文州的房子在岛上的地理位置非常一般,与海滩还有一段距离,地势也不够高,怎么张望都看不见海,周边都是些差不多的民居,建的年数都不短了,在雨幕里连成灰扑扑一片,不怎么好看。虽然这座小岛是西方旅游杂志上的常客,王杰希也是备受蛊惑才选了这个在国人心中还比较冷门的景点,但是没选对天气上岛的他到目前为止都没能欣赏到小岛的美。若说这岛有什么让王杰希觉得还不错的地方,那大概还要数这种无所事事的氛围,就算每天只是吃饭睡觉发呆,也不觉得有罪恶感。可能也因为是在这座小岛上,明明是工作日的中午,楼下却有一位大好青年在厨房里围着一锅咖喱打转,王杰希也觉得毫不违和,尽管这不是他会选择的生活。


王杰希其实在之前的公司做得挺不错,这是他在美国拿到硕士学位后的第一份工作,欣赏他的教授给了内推,让这个不轻易招应届生的大企业向他敞开了大门,然后一干就是六年。这点工龄在身边的同事中不算长,毕竟十多年来自家公司在这个领域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龙头老大,跳槽到别的企业尽管职位和薪水都能进一步,但是眼界不能比,对年轻人未必是合算买卖。王杰希从entry-level做到现在的senior engineer,工作压力倍增,但是能够日日与最前端的技术打交道,总是成就高占上风。


王杰希在工作上很拼,这一点他的同事朋友都有目共睹,可同时他也有工作之外的规划,这是在在他出国读研之前就定下的——最迟30岁左右回国发展。学生时代的王杰希对国外并不是不向往,相反他的向往比同龄人都要具象太多,那是核心期刊上的一篇篇学术论文,是实验室里最先进的设备,海外的学习工作经历对于王杰希而言不过是开眼界长本事的走一遭,当然,还能迅速地积攒可观的资产。王杰希热爱自己的职业没错,但他不甘于生活中只有工作,在美国他固然也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业余爱好,运动,读书,学习乐器,选择很丰富,可总也逃脱不了身似浮萍的感觉。王杰希没和家人或者朋友聊过这种话题,甚至他连回国都不是身边朋友中较为频繁的那一类,但是以王杰希对自己的了解,自己说到底还是需要一种更踏实的归属感,在美国的工作生活显然给不了他这种感觉。


今年开年那会儿部门开始忙一个大项目,王杰希想好做完这个项目就辞职回国发展,于是早早和经理通了气,大企业人员流动频繁,尤其是遇上王杰希这种去意已决的,经理没多挽留,反倒是推荐王杰希不如考虑一下在北京的分公司,虽然级别上比总部差了一些,但是毕竟在一个系统里,做起来也比较上手。王杰希恰有这打算,经理也就卖个顺水人情帮他联系了一下,之后就顺理成章地拿到了北京分公司的offer,职位还升了一级,顺便得到了近两个月的休假,搬家回国耗去半个多月,剩下的时间王杰希打算都用来放松休整。


咖喱的香味已经飘了快十分钟,王杰希猜可能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起身往楼下走,连手机还放在矮桌上都没注意。王杰希时间掐得很准,他走到餐厅的时候喻文州正背对着他装盘,看起来是蔬菜咖喱,放了很多咖喱里不太常见的食材,卖相只能说是一般,但是餐盘很别致,热腾腾的米饭颗颗莹白饱满,衬得咖喱也变得诱人起来。


喻文州察觉到王杰希在身后,一边继续舀咖喱一边说:“右边这盘已经盛好了,餐勺在灶台下面第一个抽屉里。”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去厨房拿餐勺,没想到抽屉一拉开里面竟然是各式各样的餐勺和叉子,无一重复,反倒令王杰希不好下手,他只能转头向喻文州请示:“你一般用哪把勺?”


喻文州似是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手下动作顿了一拍,然后才回答道:“我哪一把都行,反正都是我亲自挑的,你看着喜欢用吧,本来就是为了迎合不同的住客才准备这么多种的。”


王杰希心中感叹喻文州的用心,然后没怎么犹豫就帮喻文州挑了一把金属弧度特别圆润的勺子,轮到自己,王杰希审视着抽屉里的一众餐勺,最后选了最大的那把。盖浇饭嘛,还是要大口吃才香。


王杰希很喜欢喻文州做的咖喱,明明就是普通的咖喱块,做出来的口感却和自己以往的尝试很不一样。


“咖喱很好吃,有什么诀窍吗?”看到喻文州端起水杯,王杰希礼节性地抛了个话题。


喻文州也是头一次被人问料理秘诀,弯了弯嘴角,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愉悦,“我也是向专业厨师请教的,岛上这种蔬菜咖喱很常见,没有固定的菜谱,都是根据当天购入的食材来决定咖喱的内容,比如今天我就只买到了秋葵、茄子、土豆,就把它们一股脑都加了进去。料理的过程很简单,蔬菜切小块之后在锅里适当翻炒,之后加一点水慢慢炖,水不能多,宁可少量多次地加,煮到酥软之后关火放咖喱块,搅拌均匀后再焖一小会儿就好了。”


听工序感觉和自己做咖喱似乎没什么不同,看来秘诀应当就是食材了,王杰希打算等回家也试试蔬菜咖喱。


吃完饭王杰希主动提出要帮忙洗碗,喻文州也挺乐意,帮王杰希一起把餐具端到厨房就撤回客厅了。王杰希手上沾着洗洁精的泡沫,透过厨房的小窗望向外面的院子,恍惚间觉得自己不像是个旅客,反倒像找了个新的落脚点安定了下来。


诚如喻文州所料,王杰希一点都不急着去岛上的景点观光,雨下了一天,王杰希就在民宿泡了一天,与Kindle作伴。晚上九点左右,王杰希手头的一本书刚好看完,在沙发里坐久了人有些僵硬,王杰希决定在开始看下一本书之前起身活动一会儿,顺便去楼下倒杯水。


厨房里的冷水壶差不多空了,王杰希就又烧了壶水,就这么一会儿王杰希也懒得再上楼回房间,索性靠着料理台等水开。


也就两分钟的功夫,水还没烧开,身后倒是响起了拖鞋的声音,王杰希一转身就看到了穿着睡衣的喻文州,大概是刚泡完澡,周身似乎还隐隐冒着水汽,擦头发的毛巾也挂在脖子上,脸蒸得微微泛红,眼睛显得尤其亮,他一手搭在冰箱把手上,问王杰希要不要喝点什么。


王杰希晚间不喝冰饮,于是礼貌地拒绝了,喻文州从冰箱里取了一盒牛奶,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独自喝了起来。王杰希觉得这样盯着别人看不合适,于是转过身继续关注电热水壶,脑海中却忍不住倒放刚才喻文州脸上的神色,头一次见到泡个澡都能这么高兴的人,当他问自己要不要喝点什么的时候,还以为他会拿出几听啤酒,没想到连碳酸饮料都不是,真是有意思。


回过神来的时候水早就烧开了,王杰希倒了小半杯,端着水杯打算回自己房间,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喻文州正咬着吸管看手机,可能是在和人聊天,一边打字一边脸上还带着笑,王杰希停下来和喻文州道了声晚安,喻文州还不至于手机看得太入迷,王杰希话音刚落他就抬起头回了句早点休息。


或许是喻文州的话有神奇的催眠功效,多年学习工作习惯了晚睡的王杰希当晚十一点刚过就有了困意,反正也没要紧事,他索性放下Kindle关灯睡了,待到意识模糊的时候王杰希心里徘徊着一个念头,才过了一天他就有点不想离开这座岛了。




前一晚睡得早,隔天王杰希七点不到就醒了,一睁眼看到有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


喻文州不用为客人准备早餐,所以也没必要早起,直到王杰希把自己收拾好,对面的卧室都没传出任何动静,原本王杰希还打算问问喻文州有没有想吃的早餐,自己顺便帮他带一份,算是谢过昨天的咖喱,现在看来只能自己凭感觉买了。


岛上的生活不比城市便捷,王杰希按着导航走了十五分钟才找到岛上唯一的一家便利店,冷柜里的早餐选择和他之前在别处便利店看到的差不多,多半是统一供货的。王杰希对加热后的日式饭团还算接受,于是拿了两个辣鲑鱼馅的三角饭团,又配了一小盒豆腐,喻文州爱吃什么他实在拿不准,他只记得挺多人早上不爱吃肉,于是保险起见买了一个鸡蛋三明治,一份蔬菜色拉,要去结账的时候又忍不住从货架上拿了个草莓大福。


王杰希带着一袋子吃食回到民宿,刚打开门就闻到了阵阵咖啡的香气,他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忘记买喝的了。喻文州没想到王杰希带了双人份的早餐回来,正好吐司也还没烤,于是就冲了两杯咖啡和王杰希坐在餐桌两头各自吃了起来。


王杰希按着包装纸上的指导小心翼翼地拆饭团,才刚把完整的饭团取出来,抬头看到喻文州已经吃起了草莓大福,说实话王杰希自己不太能接受大清早就吃这么甜腻的糯米制品,但是看喻文州对自己挑选的早餐还算满意,心情也不由得舒畅,他在饭桌上一向话不多,这时却忍不住想和喻文州聊几句。


“我刚才去便利店的路上都没看到几家店面,岛上买东西还方便吗?”


喻文州想了想王杰希途经的路线,笑着说:“这已经是比较热闹的区域了,买些日用品没问题,有特殊需要的东西也可以拜托商店老板去进货,如果是急需就坐轮渡去T市买,或者去隔壁的B岛,那边居民比较多,店也齐全,和小城市差不多。”


王杰希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他自己不是热衷购物的人,平时去的最频繁的也就是超市,但是他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大城市,还是挺难想象长时间居住在这么小的岛屿上。


“对了,我今天正好要去T市办点事,你需要带点什么吗?晚上的下酒菜之类?”


王杰希不怎么在家喝酒,看喻文州昨晚喝冰牛奶喝得一脸满足的样子也不像是有这爱好的人,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到的。王杰希摇着头说不用了,低头继续吃饭团的时候恰好看见了大福的包装纸,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正在拌色拉的喻文州说:“我前天晚上路过商店街的时候看到一家新开的菠萝包店,好多高中生在排队,应该味道很不错,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试试。”


王杰希刚说完就有些后悔,尽管他的原意是想向喻文州推荐那家店,但是这么一说倒像是把喻文州的口味和高中生画上了等号,幸好刚才自己没说是女高中生。


不知喻文州听没听出来王杰希无意的画外音,但是当他听到菠萝包三个字时眼神着实一亮,“谢谢分享这个情报,我有一阵子没吃菠萝包了,被你这么一提真的挺想吃,下午要是时间来得及我一定要去一次。”




吃完早饭喻文州就要去赶九点半的轮渡,临走前不忘给王杰希留了一张旅行者专用地图,上面不仅罗列了各个景点的路线,还圈了几家推荐的餐馆。可惜王杰希并没有喻文州想象的那么勤快,或是那么热衷逛景点,他帮喻文州稍稍打扫了楼下的公共区域,然后泡了杯绿茶,就捧着Kindle躺在沙发上继续看前一晚没看完的小说。可能是在美国待的时间久了,王杰希也习惯了西方的度假习惯,找一个合意的地方,不奔波景点,闲散地虚度几天,就算是休假的意义了。


快中午的时候王杰希终于舍得放下Kindle,取了钱包钥匙以及喻文州给的地图,步行去码头附近觅食。一个人的午餐王杰希就选了最简单的拉面,岛上的拉面除了寻常的叉烧半熟鸡蛋等配菜之外还配了一小撮海产品制成的酱菜,很提味,虽然有点咸但王杰希还是就着冰水把一碗面都吃干净了。


吃完午饭,王杰希原本打算直接回喻文州的民宿,但是走出店门几分钟后王杰希又改了主意,掉头走到了码头的售票处,拿了张轮渡的时刻表,从下往上看,今天从T市回岛的最后一班轮渡是下午七点,一个不知道是上船前吃晚饭还是下船后吃晚饭合适的尴尬时间。王杰希看完有点失望,把时间表对折放进裤袋,原路溜达回去,途径便利店,又买了几盒自己并不喝的鲜牛奶。




-tbc-


注:GND=接地 



评论

热度(69)

  1. refrigerator不是冰冻的您猜 转载了此文字
    码住